快捷搜索:  as

内陆的缓坡之处然后才手脚并用蹭蹭蹭的爬了起

 “所以,为了让你这种恶不再存在于这个天地,让你这种同样污浊的人归于尘土,我们还是共沉无边地狱之中吧!”
 
    说完这番话,鬼谷子无视了对面半遮罗那惊恐的表情,无视了他身后鸿均道祖那诧异的思索,反倒是运用了自己最后的力气,将所有的能量都朝外迸发了出来。
 
    “不好!这是要自爆!”
 
    “做梦,你以为这样就能伤到我吗!!”
 
    怒喝声同时响起,顾峥却是半分都顾忌不得了。
 
    他与手中的笑忘书认命的对视了一眼,在彼此的眼中都看到了一份苦涩的不舍,却是在这个黑漆漆的气流马上就要冲击到他们身上的时候,在各自的脑海之中同时听到了一个虚弱的声音
 
响起。
 
    “本尊无愧于天地,无愧于任何人,而小友乃是本尊的恩人,我自当助小友就此脱困。”
 
    “多谢,还有……后会无期了!”
 
    这一道微弱的声音消散之后,冲击到顾峥背后的那一股狂暴的气流,不但没有撕裂他的身躯,反倒像是水流一般的推着顾峥往洞府外冲去。
 
    不但于此,顾峥与笑忘书的面前,竟然还出现了一个黑漆漆的通道,看着那个无比熟悉带着点点星光的漩涡,顾峥知道,他从这个世界解脱的契机终于出现了。
 
    带着一点对于鬼谷子的感激,带着劫后余生的一点庆幸,当机立断的顾峥就顺着气流一起朝着那个入口处扒拉了起来。
 
    谁成想,就算是在苦苦的抵御着鬼谷子这生命中的最后一击,身上早已经多处割伤撕裂的鸿均道祖,也没有忘记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的存在。
 
    此时的他心中的恼怒全部都转移到了顾峥的身上,若不是这个连蝼蚁都算不上的小人物的出现,他原本最为满意的这个世界之中,怎么会出现如此大的变数。
 
    越想越怒的鸿均道祖,就将一只支撑起防御罩的手探了出来,将一个能量的光球集中在指尖,毫不犹豫的就朝着顾峥前方那个突兀出现的时光隧道之中这么一弹,就打算让其跟随着这个
 
通道一起……灰飞烟灭了。
 
 885 我这到底是传送到哪里了!!
 
    可是谁成想,这个瞄的特别的准的能量球体,就在脱离他的手指的那一瞬间,却被一把斜插过来的骨刀给劈飞了出去。
 
    这个马上就要被鬼谷子的死亡冲击波给炸散了的半遮罗的分身,却是在鸿均道祖气急败坏的眼神之中,露出了一个狰狞满足的笑容。
 
    “再怎么说都是我夜叉一族的小子,作为他们的夜叉王,我总要护上一护的吧。”
 
    说完这话,半遮罗的分身就再也无法抗击这肆虐狂暴的能量的撕扯,终于被无边的漩涡给撕裂成了齑粉,只留下丝丝的魔气,又被周围的狂风给瞬间的驱散了。
 
    而那个仿佛是得意,仿佛是满足的最后的一声轻笑,却是清清楚楚的留给了洞府内剩下的最后一人,鸿均道祖。
 
    让他无处发泄,十分憋屈的就暴走了。
 
    “混蛋!低等的蝼蚁!我要灭你西方灵种,覆你西方道传!!”
 
    鸿均道祖的破功后的吼叫在顾峥的耳边久久的回绕,但是此时的他,却是无暇顾及自己身后的洪水滔天,只是想着怎么去应付面前的这个局面了。
 
    因为就算是刚才半遮罗勉力帮他将袭击的能量给驱散了,但是这个本就是脆弱的空间隧道,也依然是受到了波及,因为就在这能量的球体顺着通道擦边而过的时候,竟将那个原本就摇摆
 
着的通道……给撕裂了一个微小的豁口。
 
    同样的,那隧道之中竟然被影响的呲呲拉拉的冒出了电光,让即将要冲到入口的顾峥,瞬间就停下了前冲的趋势,一下子就犹豫了起来。
 
    这是进……还是不进啊,若是在传送的半途之中再出现什么时间裂缝将他给瞬间的撕裂了怎么办?
 
    可是时间却是不等人,身后那个发了狂的鸿均道祖却是容不得他多想了。
 
    就在此时,早已经奄奄一息,一直在挺尸的笑忘书,却是用了最大的气力,对着顾峥颤颤巍巍的说了一句能够让他破釜沉舟放手一搏的话语。
 
    “没事,我本就是一丝时间和空间的本源融合,就算是再危险的通道,只要是有我护持着,咱们也能顺利的通过。”
 
    听到了笑忘书如是说,顾峥才终于是下了决心,他在身后的鸿均道祖还没有发飙完毕的时候,就一头扎进了这个看起来诡异无比的通道之中,头也不回的奔着未知的路一去不复返了。
 
    反正这个高能危险的世界,他是打死也不要再经历一次了。
 
    对面的通道虽然是未知的,但是只要有笑忘书在,他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之后,自然还可以再回到他安逸的现实世界之中的。
 
    做好了心里建设的顾峥,就这样在一睁眼一闭眼之中,脱离了这个即将崩塌的洞府,朝着新鲜出炉的新世界奔发而去。
 
    只留下了那无尽的咆哮,就算是待这时间通道的入口闭合了之后,也依然能够隐隐绰绰的朝着顾峥透来。
 
    “哎,果然是大能啊,咱们都穿了这么久了,他这疯子一般的嘶吼之音还在我耳边回荡呢。”
 
    但是一旁的笑忘书,却没有心情与顾铮一起调笑,它抖抖索索如迎风弱柳一般的不停的颤动着,发出了牙齿对磕的恐惧的声音“顾,顾峥,快……睁开眼看看啊!”
 
    “咱们到地方了,可是并不是现实世界……”
 
    “我,我也定位不出这是哪里了……”
 
    “啊!我晕了!”
 
    说完这句话,这位早已经重伤虚弱,精神萎靡的小球,就化成了本体的模样,瞬间的就没入到了顾峥的体内。
 
    而被笑忘书这么一提醒,在落地之后一下子睁开了眼睛的顾峥,却是被他入眼的景象,给彻底的惊呆了。
 
    只见此时的他,正趴在一座自己摇摆着的悬崖边上,而那高耸入云深不见底的悬崖侧边,却能听见隐隐绰绰传来的海浪拍击之音。
 
    这仿佛是果冻一般颤抖着的山崖,竟是金白的颜色。
 
    就像是小时候民间传说之中的百宝山,皆是用玉石和黄金所做。
 
    最为奇特的是,就算这座山是由这种金属材质所构成的,但是它仍然能够十分轻松的摇曳起来。
 
    让匍匐在其上,马上就要被甩的出溜到悬崖边儿上的顾峥,立马就将自己的手爪抠在了地上的岩石缝隙之中,紧紧的扒住……死也不松手了。
 
    “这,到底在哪里!!”
 
    就在顾峥惊诧万分的时刻之中,这座山竟然渐渐的减缓了摇摆的频率,就像是什么事情都未曾发生一般的又恢复成了一座重金属矿石混杂着玉石所构筑成的最为坚固的山壁。
 
    而到了这个时候,顾峥也顾不得先观察地形了,他连站起来都不敢,只是匍匐在地上,在原地用腚拱了一个圈圈,将自己的头从原本的面相大海半空的方向,转到了这座诡异的山峰面朝
 
内陆的缓坡之处,然后才手脚并用蹭蹭蹭的爬了起来,待爬到了一处平缓的地段之中,他才敢颤巍巍的扶着他面前所见到的第一棵大树,依靠着坐了起来。
 
    在有了倚靠之后,顾峥这才有闲心仔细的观察起周边的环境。
 
    而他这一看,则是越发的迷茫了起来。
 
    这座山太挑战他对于曾经的多个世界的认知了。
 
    就算是在封神演义这种存在着大量神怪的世界之中,也没这么多不符合他曾经掌握的知识体系外的东西啊。
 
    最起码,封神那边的凡人也吃饭,米面粮油,菜蔬瓜果,都与夏商周时期的历史记载并无区别。
 
    但是现在,他所身处的这座山,却是完全的打破了他的认知,谁能告诉他,为何在黄金矿所构筑的山坡上竟然能长满了郁郁葱葱的桂花树?
 
    而那些高大的不知道长了多少年的桂花树底下,为何还长满了韭菜。
 
    那种十分酸爽的韭菜馅饼的清香,现在正不要钱一般的朝着顾峥的鼻孔中钻了过来,竟然压住了这十里桂花的芬芳,只剩下公交车之中的韭菜饱嗝的臭味了。
 
    十分嫌弃的顾峥,下意识的就捏住了自己的鼻子,但是在下一秒钟他就发现,此时的他竟然又变回成了人的身躯。
 
    当初那一蓝皮夜叉的形象此时早已经消失殆尽。
 
    一双粗粝的大手,现在正结结实实的捏在他的鼻翼两侧,让发现了他终于屈居于正常人的顾峥,也激动的泪流满面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