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中这些城池钱粮的分配政策,好顺利挺过这个寒

许昌城内,幽辽军彻夜欢歌疯狂到了天亮,李林也没有制止,这么久的征战,将士们需要休息,不要守城头的将士不迷糊就好了,可是等到了第二天,李林早上起来,之后,可是看到了一个个将士们没精打采的,而这宫里面也已经是一片狼藉,李林很是无语,但是也没办法,谁让自己点头答应让狂欢了呢?
 
    李林赶紧叫来刘艾,谁让自己暂时在这许昌城内,也就只认识这么一个冤大头呢?天气有些寒意,刘艾听说李林希望自己帮他派府上的下人打扫一下皇宫,毕竟现在的皇宫里面大部分的人都被遣散,刘艾也不含糊,李林越是这样刘艾还越是欢喜,李林有求于刘艾,欠了刘艾的人情,这样李林以后想不给刘艾一点好处都不好意思了。
 
    刘艾全家上下的丫环,家奴立即行动起来,就算是不给李林干活,这些丫环和下人听到了要去打扫皇宫,都掩不住的激动不已,带着工具就进了皇宫,李林一边搓着手,一边等着刘艾,见刘艾带着下人一溜小跑的走了过来。
 
    李林笑道:“呵呵,宗正大人,正是对不住了,还要麻烦你们全家上下帮助打扫一下,昨夜我们全军上下狂欢,所以便弄成了这样,某麾下的将士也都是一帮糙汉子,哪里会收拾这些啊,所以某才求助大人的!”
 
    刘艾笑着摆摆手道:“辽侯客气了,这些个下人可能一辈子都没有来过皇宫,辽侯能够让他们进皇宫打扫,对他们简直就是个格外的恩惠了,他们还要感谢辽侯呢!”李林听刘艾这么一说,在一看这些下人干活真是起劲,嘻嘻哈哈的点点头。
 
    而这些个下人进了皇宫打扫宫廷,可是飞速传开了,已经商量好要进宫面见李林的孔融,华歆等人可是炸了窝,下人,这些粗鄙的下贱之人怎么能够进入皇宫呢!本来还要在等上几天在去见李林的孔融,立即召集一众的老顽固,想皇宫敢去。
 
    “来者止步!”孔融一批人到了皇宫门口,把守的卫兵立即喊了一句,先旋即宫墙上的弓箭手立即弯弓搭箭,这才刚刚大战结束,众人身上的虐气还没有散去,只要有一点波动,立即敏感起来。
 
    而孔融见到这个场景可是不愿意了,立即对卫兵喝道:“大胆!难道尔等看不到某穿的是官服吗,竟然敢拿兵器对着某等,难道你家主公就没有告诉过你们要敬重某等!”
 
    李林麾下的这些幽辽军,作战确实勇猛,但是要说这眼力见肯定不行了,都是一帮憨厚的汉子,勤苦出身,哪里懂得这个,不过幸好李林不是一个暴躁的君主,连带着麾下的士兵也无有狂傲,李林可是因为麾下的士兵以为自己是幽辽军的精锐就很是狂傲之后狠狠的惩罚了不少的士兵,所以士兵听到了孔融的大骂,也就只好忍了,立即对身边的士兵说道:“快去找将军!”
 
    身边士兵小声说道:“将军昨夜喝醉了,现在可能还没起来,这样的事情,若是将将军叫起来,将军会不会不高兴啊!”
 
    “那怎么办,这些人的官大不大啊!”士兵焦急道。
 
    “我哪里知道,我又不认识这些人,这文官的官府咱们都是一直在军中,那里见过这么多啊!”一边的士兵也苦恼的说道。
 
    “…………”
 
    孔融带着一帮人看到幽辽军的士兵尽然在自顾自的小声议论,尽然敢不理睬立即,众人皆是有些不高兴,孔融立即喊道:“某等要见辽侯李元杰,我等乃是李元杰叔伯一辈的,赶快让李元杰下令打开宫门,见某等!”
 
    士兵一听,犹豫一下,说道:“只有去禀报主公了!”一边众人也是点点头,立即派人去见李林,心说,这些个文官真是不好惹啊,自己在幽州的时候也是见过不少文士,都是谦逊有礼,为何今日见的这些个老头子这么大火气啊!
 
    李林正在跟徐邈和程昱商量下一步粮草怎么发配,刚刚张郃在颍川城派人发来消息,昨夜偷袭颍川城池大胜,估计不过了几天整个颍川就会尽在李林的手掌之中,城池有多了,而且过几日就会更多,所以李林也要赶紧制定这些新到自己手中这些城池钱粮的分配政策,好顺利挺过这个寒冬,徐邈掌管李林手里的钱粮分配,而程昱也是对这周边的各城剩下的粮草物资十分了解,所以就的先让程昱晚走几日,先把这些紧要的搞定,李林在放程昱前往冀州。
 
    “报!”士兵飞奔到了李林面前,拱手道:“禀告主公,皇宫外面来了一众文官,要求面见主公!”
 
    “哦?”李林眉毛一挑,缓缓说道:“我还没有找他们,他们竟然先来找我了,真是有趣,让他们…………”
 
    李林疑惑道:“啊?准备什么,难道他们还要让我给他们准备礼物?”
 
    程昱苦笑着摇摇头道:“这些个大汉老臣,都是讲究颇多之人,当年曹公都对他们无可奈何,但是这些人有颇有威望,次些人性好宾客,喜抨议时政,言辞激烈,时常见到不当的地方就会激烈的说出来,曹公也无法惩罚这些有名望之人,所以只好恩威并施,而主公今新到许昌,就算不奢望得到这些人的支持,也不能让这些人在主公面前作乱,不然不仅对主公名望有极大的损失,对这城内的安稳也会有很大的影响!所以主公一会听到他们激烈的言辞,千万不要激动!”
 
    李林摸了摸下巴的胡子,眨眨眼点了点头,道:“好吧!但是我可不保证这些人若是激怒了我,我不会杀他们!”
 
    程昱立即道:“主公,千万杀不得啊,不然主公岂不是阻挡了天下名士投靠主公的路!主公一定要忍耐忍耐,这些老顽固也就会言辞激烈,其实并不会对主公有太大的伤害,主公放心!”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