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李林趴在那里还在拿着自己的病开玩笑,虽然方

方方带着一众护卫架着李林回到了天子寝宫,早就给李林安排好了最好的床榻,被褥,走进门口,李林忽然一停,面色立即从宿醉中的状态恢复了过来,身子也直了起来,方方也早就意料到李林是装醉,赶紧松开了搀扶李林的手,李林这样做只不过是给别人看的罢了,那么一点酒水还是奈何不了李林的。
 
    李林脱下了身上的长袍,穿着单衣缓缓的走进去里面,方方摆摆手,身后的护卫立即会意,将门关上,在门口护卫着,方方赶紧走进去,将油灯挑了挑,屋子更亮了一些。
 
    李林一边扭着脖子,扶着腰,一边趴到了榻上,对方方说道:“方方,你在给我揉一揉!”
 
    方方点点头,撸起来休息,一个劲的搓手,等到吧手掌搓热之后,便按在了李林的腰上,只感觉李林身子一抖,方方道:“主公,可是我力气太大了?”
 
    李林定了定道:“无事!接着来!”
 
    “诺!”方方的推拿手法已经很熟练,这一段时间李林也是全靠着方方的推拿在支撑着,刚才方方一看李林面色,便知道,李林是老毛病又犯了,所以赶紧将李林搀扶着离开。
 
    方方还不是不忘念叨着道:“主公,你的病情虽然好转了一些,但是这天马上就会越来越冷,河南的冬天要比辽州潮湿不少,对你的病情不利,我看那刘艾请来的御医应该可以治疗主公的病,不如就让他给主公看一看也好!”
 
    李林犹豫一下,说道:“过几天吧,这几天子龙那边还很是凶险,他要好好照看着,再说,我也不怎么相信那个老小子,不过上一回跟他说话的时候,到时提起来一个人,说不定他可以治好我的病,若是可以把它招揽道咱们军中,到时候我们军中的将士受伤也定然不愁无法医治了!”
 
    方方疑惑道:“哦?是何人让主公这般的渴求?莫非他他真有高超的医术?”
 
    李林笑了笑,说道:“呵呵,神医华佗!”
 
    “华佗?”方方说了一句,显然是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不过也不怪方方孤陋寡闻,华佗虽然喜欢游览天下,但是也不知道去没去过幽辽,加上现在华佗的名气还达不到可以让天下人尽知的程度,所以方方不知道也算是正常,他有不跟李林一样,看到电视剧里面华佗刮骨疗毒,或是被曹操给杀了的情节。
 
    李林道:“对!这华佗乃是当世神医,那个御医也是说过,我缝合伤口的方法,时间少有,不过也就听说过华佗会这么一个手法!”
 
    方法惊奇道:“听闻主公竟然可以用鱼线将子龙的伤口缝合,已达到止血的效果,让我等一众人惊讶不已,莫非这些守法华佗也会?”
 
    “不仅会,定然十分精湛,比我这瞎胡闹强多了!”李林调笑道。
 
    “末将定然帮助找到那个华佗!”方方坚定的说道。
 
    李林笑道:“万事不可强求,一切顺其自然吧,我军虽然拿下了大城许昌,曹操也跟着死了,但是以后不一定还会有什么幺蛾子呢,你也不必再次耗费精力,跟你说了这么多!嘿嘿,也即是转移一下注意力罢了…………”
 
    “哦!”方方点点头,没有接着说话,李林跟自己说话的时候,看似很是淡定,还调笑了几句,其实李林在忍受则会巨大的痛苦,现在可能已经习惯了,但是在方方刚刚开始的几天,本来方方的技术就不是很熟练,李林每每都会巨痛出声,又害怕被将士们听到,而泄露自己的病情,扰乱军心,便狠狠的咬着树枝,知道现在都可以看到李林脑门和鼻尖上的汗水,这都是疼痛所致啊,方方以李林为一生的主子,怎么会不心疼…………
 
    “nnd,竟然穿越过来了,还会得这风湿骨痛的毛病,老子才多大了,真他娘的倒霉!”李林趴在那里还在拿着自己的病开玩笑,虽然方方其实也没怎么听懂,但是也不免在心里叹息一声“诶……主公啊……”
 
    “你说的可是真的!”太尉杨彪的府内,杨彪很是愤怒的喊了一声,眼前,正站着自己的儿子,杨修。
 
    杨修立即说道:“千真万确,李林派人用天子的车马接回来自之己麾下的一名将军,天子车马在城内疾奔之时,可是有不少的人都看到了!”
 
    “荒唐!真是荒唐!”杨彪不停的大骂着,道:“天子的坐骑,其实他人能够随意骑乘的,竟然还敢将天子的坐骑派出去接将军,这李林作势大胆!”
 
    杨修看到了杨彪的愤怒,有顺利补刀,道:“某还听闻,那李元杰也在皇宫之内坐了天子的坐下在皇宫之内玩乐了好一阵,有唱,有跳的呢,而宗正刘艾,就在一旁观看着,不动声色!”
 
    “逆贼!”杨彪更是怒不可遏,道:“反贼之心昭然若揭,这才第一天进了许昌,就敢骑乘天子车马,安睡与天子龙榻,难道这李元杰要造反吗?这刘艾身为宗正,更是汉室后裔,对此大逆不道之事不理睬也就罢了,竟然还去效忠与李元杰,这是气煞老夫了,那刘艾端不为人子,不配姓我大汉国姓!”
 
    李林的所作所为,可是让身为大汉老臣的杨彪愤怒了一把,杨彪怒道:“当年曹操迎接天子入了许昌,也没有无视礼法,而处处侍奉这天子,以天子为主,后来都是打压天子,狭天子以令诸侯,这李元杰才刚刚得到了许昌,进了皇宫,便这般的狂妄,以后那还得了!大汉必然亡于此人之手!”
 
    杨修看着杨彪气的直吹胡子的表情,心中还不免有些好笑,但是这可是自己的亲爹,在自己的父亲面前怎么敢嘲笑父亲,不过杨修还是话锋一转,对杨彪说道:“父亲,孩儿认为,就因为这李元杰敢这样做,才更加证明了那李元杰毫无篡汉之心!”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