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动辄便是与人不死不休别说楚休是外罡哪怕楚休

说完之后,他还低声对那凶神恶煞的汉子道:“三弟,出门在外莫要惹事,这人一看就是那种世家出身的年轻公子,身边还带着女眷和护卫,最是不好惹,别得罪他们。”
 
    这时候其他那些桌子上还有一两个空位的人也是招呼他们六人过去,一个桌子上挤一个两个就坐下了。
 
    都是出门在外,某些时候这些散修武者还是很团结的,特别是在面对那些大世家、大宗门出身的人时,他们还是很容易升起同仇敌忾的心思来的。
 
    方才楚休进门时可没这么嚣张的态度,让座位也是那小二提出来的。
 
    结果这世家公子自己的实力不强,但这派头却是足的很。
 
    那年轻公子入座之后直接对小二道:“把你们店里的好东西都拿出来,动作麻利一些,吃完了我们还要赶路。”
 
    小二下去之后,那年轻公子拿出手帕,擦了擦筷子,递给了女子道:“表妹,乡村小店,你就将就一些,等到了镜湖山庄一切都会好的。”
 
    那表妹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勉强的笑容道:“表哥不用这般说,眼下事情紧急,我又岂是那种不知道好歹的女人?”
 
    离他们不远的楚休挑了挑眉毛,这些人也是去镜湖山庄参加神兵大会的?这年轻公子的实力只不过才先天而已,还是初期,去了也只不过是看热闹的货色。
 
   客栈的大门直接被轰碎,十余名身穿青色短打武士服,手持带着锯齿狼牙刃的武者接连走入了客栈内,看着那一男一女冷笑了起来。
 
    “张楚寒,张碧宁你们两个倒是真能跑啊,竟然还敢诓骗我家帮主,简直就是找死!
 
    不过你们两个倒也真是无情的很啊,竟然不管自己的家族,就这么带着东西逃走了。”
 
    张楚寒的面色骤然一变道:“你们将我张家怎么了?”
 
    领头的那名武者冷笑道:“怎么了?敢诓骗我天狼帮的下场你还猜不到吗?”
 
    听到这名领头的武者自称是天狼帮的人,在场的众人面色都是有些微微变化。
 
    天狼帮乃是东齐临城郡的一个大帮派,论及实力在当地很强,但更为出名的则是他们的行事风格,犹如狼群一般,行事疯狂,凡是跟他们结怨的宗门,一旦被他们咬住那就是不死不休的结局。
 
    所以哪怕就算是要比这天狼帮强一些的宗门都不愿意去招惹这头疯狗,这也导致了天狼帮的名头越来越大,甚至这名声都已经传到外界去了。
 
    这时众人望向那张楚寒兄妹,脸上也是带着些许的同情之色。
 
    被天狼帮这么一头疯狗恶狼盯上,那结局是可想而知的,虽然方才这张楚寒的态度嚣张了一些,但他们跟一个死人还计较什么?
 
    天狼帮领头的那名武者有着外罡境的实力,而其他十多名天狼帮的人则是先天跟内罡都有,无论是实力还是数量,都全方面的碾压张家那几人。
 
    张楚寒的面色骤然一变,他忽然低下头,跟张碧宁对视一眼,竟然把张碧宁推向了就坐在他们旁边的楚休,自己则是转身便向着客栈后方的小门跑去。
 
    看到这一幕在场的众人都愣住了,说实话,他们行走江湖这么多年,就没看到过这么无耻的人,竟然把一个女人扔在这里做挡箭牌,自己逃走。
 
    这些人虽然都是江湖草莽出身,都是最底层的江湖人,但也是一样看不惯这一幕。
 
    此时那张碧宁就靠在楚休的身边,好像是受不了这种打击一般,双目通红,泪珠大颗的滑落,望着楚休一副楚楚可怜的表情,无声的抽噎了起来,虽然没有求救,但那副模样便已经说明了一切。
 
    这张碧宁的相貌绝对是属于上成的那种,看到这么一个千娇百媚的大美人在自己面前露出这种表情来,在场的其他人甚至都有些心动了,忍不住生出了一股保护欲,只不过楚休却仍旧是在那里继续吃吃喝喝,好像将身边的美人当空气一般。
 
    天狼帮领头的那人先是愣了一下,然后便不屑的笑道:“孬种一个!就这幅德行也敢跟我天狼帮耍心眼,简直就是不知所谓!”
 
    天狼帮的人并不担心张楚寒跑了,就以张楚寒那种速度,跑他能跑到哪里去?
 
    看着眼下客栈里面的那些人,天狼帮领头的那名武者冷声道:“想管闲事的都给我先掂量一下自己的分量够不够,全都给我滚出去!”
 
    客栈内的那些武者闻言顿时一缩脖子,方才他们看到张碧宁那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倒还真有些心动了,心中豪气顿生,想要玩一出英雄救美。
 
    不过在听到那天狼帮的领头人呵斥之后,在场的那些人却全都冷静了下来。
 
    他们只是一群在江湖上艰难讨生活的底层人而已,甚至连先天境界的存在都没有,拿什么去跟恶名昭彰的天狼帮斗?管闲事所付出的可是生命的代价。
 
    忽然之间热血上涌的事情或许会有,但却不是现在这种情况。
 
    所以在那天狼帮武者的呵斥下,众人就算是心中愤怒,也只得无可奈何的乖乖退到一旁,从两边离开。
 
    看到这一幕的躲在柜台下面的客栈掌柜却是欲哭无泪。
 
    这么一大屋子人,可是连一个给钱的都没有!
 
    所有人都已经离去,只有依然坐在原位吃吃喝喝的楚休最为显眼。
 
    那天狼帮的领头武者看着楚休狞笑道:“小子,你想要管闲事?”
 
    其他那些武者在楚休没有放出自身气势的时候看不出楚休的实力,那是因为他本身的修为就很弱。
 
    但这名天狼帮的武者却也是外罡境,他也能隐隐感觉到楚休身上属于外罡境的气息,不过他却没有在意。
 
    他们这边可是有十多个人,一拥而上哪里会怕楚休?
 
    况且他们天狼帮出身的武者可是出了名的行事疯狂,动辄便是与人不死不休,别说楚休是外罡,哪怕楚休是三花聚顶境的高手,他都敢与其一战,正是因为这种不要命一般的疯狂做派,他们天狼帮才能够在极短的时间内就发展到现在这种地步。
 
    楚休一口饮下杯中的黄酒,淡淡道:“我这个人其实是最不喜欢管闲事的。”
 
    那名天狼帮的武者冷笑道:“不习惯管闲事就好,我天狼帮的闲事也不是那么容易管的!”
 
    但这时楚休却是忽然道:“我虽然不喜欢管闲事,但我却是很讨厌有人打扰我吃饭喝酒,显然你们现在便已经打扰我了,所以我很不开心。”
 
    那名天狼帮的武者闻言顿时冷笑了一声,吐了一口唾沫道:“说了半天还不是要为了张家这女人出头,她那个窝囊废表哥不要她了,就凭你也想与我天狼帮作对,找死!”
 
    说着,那天狼帮的外罡境武者竟然二话不说直接一刀向着楚休斩来,狰狞的锯齿狼牙刃之上绽放出了一股赤红色的血芒来,威势竟然还当真不凡。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