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但是某毕竟乃是敌军降将,主公麾下之人

 李林点点头,道:“好!仲德,既然你已经投入某的麾下,当然了,就要为某办事,所以…………”
 
    “主公!”程昱有一次打断李林道:“主公,某虽然投靠道主公麾下,但是曹公生前对我不薄,所以某希望…………”
 
    李林摆摆手道:“呵呵,某知道仲德的心思,仲德放心,某绝对不会让仲德去对付曹军的!”
 
    仲德立即对李林拱手道:“多谢主公!”
 
    “主公!末将也不愿意!”李通忽然也冒了出来,李林大笑道:“呵呵,文达放心,你等曹军降将,某绝对不会让你们对付故主的!”李林心里也盘算,哼,被再出来个朱灵,直接把人给我放跑了,全若不是侯宇自己自作主张杀了过去,只要曹操没死,程昱和李通会这么痛快的答应跟着自己,哼!笑话!都把你们掉到后方,把前线换成自己的老兄弟们,还是最稳妥的!
 
    李林便对程昱和李通二人道:“某现在就上表,封仲德为冀州牧,邺侯,李通将军为典军中郎将!”
 
    “这!”程昱和李通还没反应,徐邈竟然惊讶一声,道:“主公,这…………”徐邈看着李林,没有说下去,言下之意,是不是给程昱的权利太大了,一个刚刚归降的之人,竟然就给了一个冀州牧,要知道冀州可是还有刘和的地盘,这李林是不是太过信任程昱和李通了?
 
    李林笑了笑道:“呵呵,景山,某知道你想得什么,而你我想得什么仲德有岂能不知道呢?你说是吧,仲德!”
 
    程昱对李林说话如此知道确实是十分的惊讶,程昱也没想到李林竟然直接让自己当了冀州牧,竟然直接就吧自己推上了一个十分重要的地位,又看李林吧徐邈对自己的不信任,直接表达了给自己,更加是惊讶,心里嘀咕着“这李元杰,果然是奇人,难道这就是他的御人之术吗?”
 
    虽然知道李林这么做可能就是给自己看的,但是程昱仍然是很感动,立即说道:“主公,某刚刚归降,主公便委以重任,主公麾下对某不信任,也属正常,某……”
 
    “诶…………”李林制止程昱道:“仲德,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再说,现在某的麾下,能够掌控冀州局势之人,非仲德莫属,也实话跟仲德说,某在仲德来之前,便想到了让仲德了,呵呵…………”
 
    程昱惊愕的看了一眼李林,心中很是佩服李林竟然敢于对自己这般的坦诚,当即便拱手道:“臣,领命,比当以死效命!”
 
    李通一直就是一程昱马首是瞻的,不为别的,在曹操这样复杂的阵营里面,李通一直都是对程昱充满了敬重,而在程昱带领李通征战过几次之后,李通直接知道,自己就算是不跟着曹操,也要跟着程昱,所以在一开始,听说程昱留守许昌,立即便请命,留守许昌,许昌被破,程昱决定投靠李林,并且跟自己说了这件事,李通更是激动,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了程昱也把自己当成自己人,自己还什么可多说的,立即答应了程昱,与程昱一起前来面面见李林。
 
    李通在程昱话音刚落之后,便立即拱手道:“末将领命!”
 
    李林笑道:“呵呵,好!但是仲德啊,某也不免要提醒一句仲德,这冀州的形式可能你也不是很明白,刚才景山有迟疑之色也是正常,冀州,北方四郡,乃是在某之手,而南方的魏郡,在与曹操……嗯!曹公作战之时,某的军队夺了回来,某乃是刘和的客将,本应该吧魏郡还给他,但是某为了防止南下之后后路被断,便派田豫将军;领一万幽辽军留守魏郡,并没有还给刘和,所以说,这魏郡,北方的冀郡,广平,阳平,清河等地,仍然是刘和的人留守!”
 
 第九章 领牧冀州
 
    听了李林的话,程昱并没有因为冀州混乱的形式而为之所动,面色不改,对李林拱手道:“主公放心,某定当竭尽所能!”
 
    李林苦笑一声,道:“呵呵!仲德啊,现在不是你竭尽所能就能解决的时候啊,你也应该知道,几个月之后,穿暖花开,我方大军定然还要迎来更大规模的征战,只靠着从水路运来的粮食,还是不够支撑大军的运作啊!所以某希望,仲德进入冀州之后,不仅要打开从河南,经过冀州到幽辽的运输通道,还要在冀州收集粮草,征辟新兵,有李通将军训练一直冀州兵!”要知道,出暖花开之时,不仅是大地回春,这要是老百姓粮食最为困乏的时候,经过了一个冬天,储存的粮食都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而地里的粮食连种子都没有播种呢,到时候李林所有治下的百姓,都要靠着还剩下的存粮来存活,李林是不会坐视老百姓挨饿不管,但是一开春,便是自己对曹军发动总攻最好的时机,都到了这个地步了,李林又怎么能够放弃呢,所以说,只要程昱在冀州那边成功,是李林治下所占之地连伟一体,对于李林以及幽辽军来说,这便是天大的好事!
 
    程昱毫不犹豫,立即拱手道:“主公放心,三个月之内,必定打通粮道!”程昱语气坚定,面色更是十分的正经。
 
    李林点点头,缓缓起身,竟然还对程昱弯腰一拜,道:“那就劳烦仲德了!”
 
    程昱受宠若惊,立即道:“主公不必这样,某乃是主公麾下,应当提主公分忧!”
 
    李林淡淡一笑道:“好,李通将军,你也稍加整顿之后,跟着仲德一同仲德一起前往邺城吧!”
 
    李通拱拱手,道:“诺!”时间不等人,别看冀州只有几个郡在刘和的手里,但是那几个郡可是刘和经营多年,可以说是牢牢的把握在手里,还有就是刘和现在自封赵王,自己的封国可是就在冀州,重要性更加不用说了,但是比实力,李林不怕了刘和,刘和那里对李林有威胁的也就是张燕,和鲜于埔老将军,张燕实力还不成,对自己构不成威胁,饿鲜于埔老将军在冀州已经将兵权交给了自己,若不是他这样做,李林还真就不敢打冀州的念头,既然名的不怕刘和,刘和又不会善罢甘休,就一定会在暗地里捣鬼了,而自己麾下玩阴招的还这没有几个擅长的,但是眼前的这个陈友不就正好补了这个缺漏吗?把程昱派去就是要跟那刘和在暗地里好好斗上一斗!
 
    “等一下!”程昱忽然说道。
 
    “哦?”李林一挑眉毛,疑惑道:“仲德可是还有什么事情?”
 
    程昱道:“主公,某前往冀州,主公之意那是对付刘和,但是某毕竟乃是敌军降将,主公麾下之人,定然有所反感!”说着,程昱还看了看徐邈,有说道:“但是主公既然跟某说,冀州乃是一片乱象,某定然需要我军内部的协调一致,才能够稳定全局,所以…………”
 
    程昱前一句,李林就已经明白了,不就是害怕自己指挥不动自己在冀州的人嘛,程昱这个担心也是正常,这也是自己疏忽了,程昱不愧是狠人,早早跟自己说出来,也算是大哥提前量,万一自己在这里还稳坐到鱼台,而冀州自己人内讧起来,可就完了,所以李林立即说道:“哦!仲德说的某明白了,这个自己还真是忘记了,仲德真是有心了!”说着,李林一把拿过来自己的佩刀,道:“仲德
    李林淡淡一笑道:“不错,这正是林刀,虽然有点很多,但是毕竟造价不菲,根本无法在军中大面积配备,但是我军护卫营,血杀营,还有一些将军还是有的,但是我这把,可是天下第一份的林刀,现在,某就把某的佩刀交给仲德,若是在冀州,有人不服从仲德的安排,某这把佩刀,便可以让仲德行驶生杀大权!”
 
    “我……”程昱彻底惊道了,李林竟然直接把佩刀交给了自己,本以为自己跟李林说了这样的事情,李林会把自己的令箭,或者是写一个证明给自己,让自己得以方便做事,可是李林竟然直接把自己佩剑给了自己,主公的佩剑,这是个什么概念,有了这把佩剑,程昱便有了先斩后奏之权,李林吧生杀大权都交给了程昱,这样的信任,就算是一个跟随多年的老臣都是不一定会拥有的!
 
    程昱感动的瞬间跪倒在地,激动道:“主公信任,某感激涕零,今生今世必定以死效命!”
 
    “哈哈!”李林大大笑着端着自己的佩刀走到了程昱的面前,很是轻松的对程昱说了一句道:“拿着吧!不必这么激动!”其实李林还这就没把这个当成什么大事,自己就吧程昱当成钦差大臣不就得了,再说,程昱这样的人,也不可能拿着自己的佩刀胡乱使用的,李林自己明白着呢。
 
    程昱跪在地上,低着头,接下了李林的佩刀,诚恳的说道:“多谢主公!”
 
    李林退后两步,站在院子,并没有回到座位上,笑着说道:“好!回去休息一下吧,明日,某还需要仲德帮助某先安抚一下城内的百姓与世家,最重要的是那些闭门不出的官员们,还望仲德…………”
 
    程昱立即说道:“主公放心,不等明日,某这就帮主公去办!”说着,便站起身,说道:“主公,某告退了!”
 
    李通一看程昱要走,自己也立即说道:“主公,末将告退!”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